对我有影响的一本书

http://qzs.qzone.qq.com/ac/b.gif

 

一书一世界 一友一菩提

——《罗轩变古笺谱》系情缘

此次的征文活动,揭开了我尘封多年的回忆,十多年前的往事一幕一幕的又展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这代人出生在困难时期,成长在动乱年代,除了学校必学的课本外,其它的课外书可以说除了几本小人书,再没有看过什么正经的书。并没有对一本书进行过细致的研读。十五年前我的一位好朋友也是我的一位老师Iris Wachs 教授因为要办展览,她要在世界各地宣传中国的文化特别是中国的民间艺术,为了与她进行更好地交流,所以迫使我去读了一些书。

Iris Wachs 教授是一位美国籍的犹太人,生活在以色列,她会讲英语、法语、希伯来语。但是她不会讲中文也不认识中国的文字,当时我问她为什么要义务的宣传中国文化,她说:“当年犹太人流落到全世界,中国人帮助过犹太人,当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以色列是第二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犹太民族是一个知道报恩的民族。网上好多报道说教授是瑞士人,那是错误的,应该是美籍以色列人,在大学教比较文学和英国文学史。她最早来中国是作为文化部的客人受文化部之邀访问中国的,那一年是2002年。当时她要做一个中国笺谱的展览。她从以色列的海法通过电邮给我传了一部中国最早的笺谱《罗轩变古笺谱》的扫描版,如果用此笺谱做展品就要先把里面的汉字翻译成英文,我当时应教授的要求把有汉字的地方译成英文并解释清楚。我九十年代在琉璃厂的来薰阁书店曾经见过《北平笺谱》,对里面的内容只是记的一点点。这次教授传过来的扫描版的《罗轩变古笺谱》让我大开眼界并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看到的上海朵云轩1981年印制的《罗轩变古笺谱》是扫描版。里面的汉字没几个,更多的是欣赏里面的笺谱图案,特别是拱花技术。以前我只知道朵云轩、荣宝斋有这种技术,现在中国书店出版社也有了这项技术,你们为中国的木刻艺术作出了贡献。

读书有很多种,如果走马观花的看只是看个热闹,只知表面,不知精髓,但是精髓之处是要花时间和精力来领悟的。一本《罗轩变古笺谱》让我对古代的信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Iris 教授也是爱问问题的学者,她每天的问题总是那么的多,当时还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交流。那段时间,由于时差的原因,我没有在深夜12点前睡过觉的。因为她的好奇和认真,我需要去查找很多资料来回答她,她在北京有一些朋友也是我请教的对像,如研究民俗的中央美院教授靳之林教授、薄松年教授、民俗专家王树村先生、都对我有过帮助,帮我解答了一些迷惑的问题。这里还特别要说的是法源寺的觉真法师,他是史树青先生的弟子,专门研究佛教文物,特别是《罗轩变古笺谱》图案上的字,他给了我满意的答复,他对我的帮助是最大的,每当遇到难题时首先想到的是觉真法师,一个非常好的佛家弟子,当iris 教授来北京之前,让我说一下有谁在北京帮助过我,教授要请这些帮助过我的人吃饭答谢他们,我提供的人名中就有觉真法师,教授说佛家弟子要在特殊的地方吃饭,后来教授选的是王府饭店对面的一家天食饭店(是专供出家人吃饭的餐厅)相聚。只是非常遗憾,前几年觉真法师离开了我们,他是值得我们怀念的高僧。

开始的时候对《罗轩变古笺谱》的表面解答还算顺利,但是越解释问题越多,疑惑越多。关于此笺谱的来龙去脉,各种说法越来越多,但是可以肯定的说此笺谱最早还是咱们搞古旧书收购的工作人员从一个老太太的准备做鞋的纸盒子里发现的,收购过来后,送到了浙博,浙博又送到上博请森老鉴定,森老看到后此宝物后耍上小孩子脾气了,不想还给浙博了,非要留在上博,后来经过上海文物局的方行局长找的上海文化部部长和浙博商量用明清字画多幅交换才算了去了此事。当时我和北京市文物局的李新乾先生说起此事,李先生笑了笑说:“你说的是鸿宝啊(徐森玉—名鸿宝字森玉)以前有过交往,原来他在北平图书馆工作过,他眼力好,看的东西错不了”。从这点看,最早得此宝物的还是古旧书店行里的收购人员,我自己认为功劳应该是属于搞古旧书收购的师傅。国家的文物常有而能发现文物的人不常有,这些古旧书收购人员才是国家的宝贝。后来通过查看一些图书,我也有新的发现,有书记载《罗轩变古笺谱》最早是日本人大村西涯发现了不带序的半部,因为图案边上有罗轩珍赏字样错把康熙年间的一位号罗轩的人当成此笺谱的主人了,故起名为罗轩变古,但是实际上此笺谱是明朝天启年间的吴发祥印制的,采用了彩色套印、饾版和拱花技术。比胡正言的十竹斋笺谱还要早。大村西涯因没有看到前面的序,只看到图案上总是出现罗轩字样,所以自己猜测是清代的翁松年制作的了。此笺谱一直珍藏于上博,到了鲁迅先生诞辰百年之时才由朵云轩重印。现在出现在拍卖会的一般全是1981年的版本。

通过《罗轩变古笺谱》一书,后来又接触《北平笺谱》、《十竹斋笺谱》《百花诗笺谱》等,其实Iris教授对我的指导是培养我的一种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并不是告诉我什么知识,让我自己去查找资料。后来我帮助Iris教授又举办过中国木刻五十年展览,中国剪纸展,中国摄影回顾展。这些展览在特拉维夫,新加坡、首尔、美国、伦敦图书馆都进行过轮回展。在当地的报纸电视上都有报道。2005年的7月,教授告诉我她老发烧有一个月了,她说她三十年前得过血液病,可能是这种病又犯了,我劝她快去医院,当时她正在筹办一个中国国画展,让我联系很多画家,她说等办完国画展后就休息了。但是病情恶化了,教授不得不住进了医院。在住院一周后我收到了一封E-mail ,她的律师告诉我 Iris wachs 女士走完了她人生的路。当我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从此我失去了一位导师,一位慈祥的长者,这一年教授刚好73岁。与教授一起工作的日子虽然天天在忙碌着,但是生活的非常充实,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教授走了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心里总是感觉空荡荡的。iris 教授通过对《罗轩变古笺谱》的研究让我更了解了犹太民族。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守信、团结、虚心好学、不断进取的民族。也看到了我国的笺谱和版画艺术这几年在世界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因为iris 教授出版的关于中国木刻的书已经成为西方大学里的教科书了。

《罗轩变古笺谱》它是中国版刻史上的里程碑,中国的版刻艺术因为有鲁迅、郑振铎等人的挽救,在二十世纪又有所发扬。人的一生会经历许多的事情,能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情,人生就足已。

                                                 张保平

                                                 2015.8